我國借貸市場存在的問題及對策

發布時間:2014-05-24  瀏覽 466 次

  目前,我國借貸市場主體多元、日趨繁榮、數額巨大。發生在金融機構與企業、金融機構與個人、企業與個人以及個人與個人之間的各種資金借貸糾紛也日益增多。通過審判實踐,本文對各類借貸在利率、對象、擔保等方面存在的問題進行分析,并提出相應的對策。
  
  一、我國借貸市場存在的問題
  
  (一)金融機構發放貸款存在的問題。
  
  各商業銀行作為主要金融機構是主要的資金提供者,在受理貸款人申請后,應對借款人的信用等級以及借款的合法性、安全性、盈利性等情況進行調查,核實抵押物、質物、保證人的情況,測定貸款的風險度。因受央行及銀監會的監管及商業銀行法的約束,在借款合同及利率的浮動等方面均較為規范。當前,金融機構存在的主要問題系擔保缺失或擔保空置問題。
  
  1、聯保聯貸的陷阱。
  
  所謂聯保聯貸,是指關聯企業或同行業的不同企業組成一個信用團體,該團體成員為獲取銀行貸款而互相進行擔保的一種貸款模式。聯保聯貸大多為保證擔保,系純信用擔保,因無抵押物、質物而存在著巨大風險。更為致命的是,司法實踐中發現聯保組成員大多數甚至所有成員都向同一銀行借款,而由聯保組的其他成員提供保證擔保。這樣就喪失了以多個成員為個別成員進行保證(即以多保一)的初衷,最終成為各成員成為自己貸款的保證人(即各自都是借款人,同時各自又是保證人)。一旦面臨行業不景氣致企業經營困難,銀行的高風險就會立即顯現。目前,各地審理的涉鋼鐵貿易企業的借款合同糾紛即是這一模式存在巨大缺陷的實證。
  
  2、抵押物價值不足。
  
  銀行在發放貸款時,雖然借款人提供了抵押物進行抵押擔保,但是,許多抵押物系二次甚至多次抵押,去除首次抵押擔保的債權數額后,擔保物的余額價值已不足以清償債務,甚至已無任何剩余擔保價值。這一現象的出現,究其原因是銀行對抵押物的價值及實現抵押權的可行性未進行嚴格審查。
  
  3、質押物監管不善。
  
  借款人向銀行借款時,有時會提供動產出質給銀行。銀行依法占有質物,在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銀行有權就該動產優先受償。實踐中借款人提供的質物系易腐蝕、易貶值的物品時,如債權得不到清償時再進行變賣財產,因質物的貶值已無法足額實現債權。此外,銀行獲取質物后往往會委托第三方對質物進行監管,而實踐中發現監管方未盡足夠的監管義務致質物毀損或滅失,通過質物來足額實現債權亦不可能。
  
  (二)民間借貸存在的問題
  
  由于金融機構對貸款對象、貸款程序等的嚴格限制,公民和企業尤其是中小、私營企業,主要通過民間借貸進行融資。公民與企業、公民與公民之間的民間借貸亦存在諸多問題。
  
  1、口頭約定舉證難。
  
  在現實生活中,民間借款一般數額較小,期限較短,并以相互信任為基礎,所以民間借款中口頭形式居多。但是,一旦發生糾紛,沒有書面借款合同的存在,出借人將很難證明借款事實的存在,處于舉證困難的境地。
  
  2、利息過高或不明。
  
  首先,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四倍,違反國家強制性規定。其次,借貸雙方未約定利息或約定不明確,致使產生糾紛。再次,部分借貸雙方雖然約定應支付利息,但未約定利息標準或約定的標準不明確。
  
  3、文字歧義惹紛爭。
  
  民間借貸合同中會出現文字歧義的情況。例如,因我國民間對“借”字既可以理解為“借出”也可以理解為“借入”,因此,對因該字表述不明而導致的“出借人”及“借入人”的認定問題就會隨著缺乏支付憑證而出現。同時,借貸雙方在書寫姓名或名稱時,亦應以戶籍資料中的姓名或工商登記的名稱,而不應用乳名、綽號或企業簡稱,這些錯誤也很可能成為日后糾紛的導火索。
  
  4、先行扣息查證難。
  
  出借人有時會將利息先行在本金中扣除。如借貸雙方書面約定借款人向出借人借款1萬元,而借款人僅支付8000元,其他2000元則作為利息先行扣除。在借款數額較小,且非經銀行轉賬支付的情況下,借款人在舉證時非常困難,甚至舉證不能。
  
  (三)小額貸款公司存在的問題
  
  2008年,銀監會、央行頒布《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后,小額貸款公司作為經依法批準開展借貸業務的非金融企業,在批準的范圍內可以經營小額貸款業務。小額貸款公司存在的主要問題是貸款對象錯位、數額巨大、利率過高。
  
  1、服務對象錯位。
  
  根據指導意見,小額貸款公司本應堅持為農民、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服務(即支持“三農”),鼓勵小額貸款公司為面向農戶和微型企業提供信貸服務,而實際卻是大量資金流入利潤豐厚的房地產、鋼鐵貿易、食宿等行業,違背了小額貸款公司的資金運用原則。
  
  2、放貸數額過大。
  
  根據指導意見,小額貸款公司應堅持“小額”的貸款原則。然而,根據筆者所在法院截至寫稿時的數據顯示,小額貸款公司發放貸款的數額大多超過500萬元,最高貸款額竟高達900萬元之巨。這顯然違背了小額的放貸原則。
  
  3、利率上限運行。
  
  根據指導意見,小額貸款公司按照市場化原則進行經營,貸款利率上限為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四倍,下限為基準利率的0.9倍。雖然利率受市場調整,由借貸雙方自行確定,但實踐中的小額貸款公司的貸款利率卻幾乎都以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四倍為標準。雖然符合指導意見的規定,但利率長期在上限運行本身即意味著資金的高風險,并且,借款合同中還約定高額的違約金,致使利息及違約金之和超過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四倍,法院不予支持。
  
  二、解決我國借貸市場問題的對策
  
  (一)簽訂書面合同,內容書寫規范。
  
  借貸雙方要簽訂書面借款合同,注明雙方當事人名稱(須用規范姓名或企業名稱)、時間、地點、本金數額、利息計算標準、借款期限、用途、違約責任等條款,可以有效防止訴訟發生時因為沒有必要的證據,而處于舉證難的被動處境。如必要還可請第三方作證或進行公證,以提高證明力。
  
  (二)規范履行合同,留下往來痕跡。
  
  出借人支付借款時盡量通過銀行轉賬,保存支付憑證,并由借款人書面確認收到借款的金額。借款人清償所有借款時要及時向出借人索回借條原件,并由出借人出具書面收據;借款人分期償還借款時,要由出借人出具書面收據,并注明收到的金額和性質(本金或利息)。
  
  (三)設立有效擔保,確保債權實現。
  
  無論是人的保證擔保或是物的抵押、質押擔保,擔保的關鍵在于有效性。對于保證擔保,借款人必須提供保證人的信用等級、收入來源、還款能力等資料;對于抵押擔保,出借人必須嚴格審查抵押物的價值以及是否已設立他項權抵押給其他債權人,必要時尚須對抵押物的價值變動趨向(即抵押物在抵押期間的升值或貶值)情況進行分析;對于質押物,除審查質物價值及是否已設立他項權外,還須采取有效措施對質物進行保管,以防止質物毀損、滅失。
  
  (四)強化行政監管,規范貸款行為。
  
  中國人民銀行和銀監會作為商業銀行的主管行政機關,應對依法加強對商業銀行發放貸款行為的監管。通過監管,促使商業銀行對保證人的償還能力,抵押物、質物的權屬、價值以及實現抵押權、質權的可行性進行嚴格審查;通過監管,使商業銀行對借款人的借款用途、償還能力、還款方式、利率約定進行嚴格審查。
  
  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和各地金融辦或其他地方主管機構作為小額貸款公司的主管機構,應依法依規對借款人資格、借款數額、利率調整、違約金確定等事項進行嚴格監管,使小額貸款公司的資金能真正流向“三農”,并解決“三農”問題;使小額貸款公司的出借額的能回歸到名副其實的“小額”;使小額貸款公司提供的格式化借款合同文本中,利息與違約金之和能在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四倍范圍內上下運行。
  
  (五)嚴格司法審查,引導行為準則。
  
  1、分配舉證責任,促使規范。
  
  出借人實現債權,應對出借人已履行出借義務、借款期限已屆滿負舉證責任。這兩個要件中的事實證據,一般就是借款合同、借據、收條等書面證明材料。這一舉證責任分配會促使出借人訂立規范的書面合同。借款人若抗辯債務已清償,則負有提供清償借款本息憑證的舉證責任,這又促使借款人在清償債務即合同履行過程中留下資金往來痕跡。
  
  2、先行扣除利息,不予支持。
  
  借款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對于借據中約定的借款金額與出借人實際交付的金額不一致的情形,應當按照實際交付數額認定借款本金并計算利息。借款人應舉證交付借款的金額。對于借據中載明大多數金額通過轉賬支付,出借人主張剩余部分采用現金交付的,應由出借人提供相應證據,否則,法院對出借人的主張不予支持。
  
  3、約定過多費用,不予保護。
  
  借貸雙方除約定利率外,還約定借款人向出借人支付中介費、擔保費等費用以及借款人未按約定期限還本付息違約金的,各種費用、利息與違約金之和不得超過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的四倍,超過部分法院不予保護。
  
  總之,我國目前的借貸市場中,存在著許多問題和風險,解決這些問題需要行政主管機關的積極作為,也需要司法權通過裁判的形式對借貸雙方進行行為準則式的規范。當然,從長遠看,更需要整個國家投融資體制的更趨合理和規范。

呼噜噜爱上乡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