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合同中利息與違約金能否同時獲支持

發布時間:2014-05-24  瀏覽 414 次

案情

2012年12月10日,趙某向崔某借款10萬元,雙方于同日簽訂《借款協議》一份,約定借款期限為三個月(自2012年12月10日至2013年3月10日),利息按月利率3%計算,每月10日之前支付;若被告不能按約定的還款期限及時還款,還應按3%的利率支付利息直至實際付款之日止。協議同時約定,若趙某違反上述約定未及時還款,除支付上述約定利息外,還應支付違約金50000元。之后,趙某僅按照約定支付了兩個月利息,雖經原告多次催討,本金和最后一個月的利息尚未支付。雙方協商不成,崔某于2013年4月13日將趙某起訴至法院,請求:1、判決被告立即歸還借款100000元及支付自2013年2月10日至實際還款之日止的利息;2、支付因未按期還款而產生的違約金50000元。趙某在庭審中表示,其愿意返還本金,但雙方約定的利率過高,僅同意按國家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支付利息;同時,約定的利息已經遠高于國家法律規定保護的范圍,支付了利息就不同意再行支付違約金;即使應該支付,違約金的約定也過高,應給予適當減少。

爭議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民間借貸同時約定了利息和違約金條款,除支付法定利息外,是否仍應當支付違約金。對此有兩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依照意思自治的契約精神,當事人可以在民間借貸中約定違約金條款及違約金支付數額,這是雙方自主合意的結果。盡管在本案中同時約定了利息和違約金條款,但從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的角度,應當支持當事人的約定,要求被告支付利息和違約金。

第二種意見認為,根據損失補償原則,要求被告按法定較高利率向原告支付利息已經能夠補償原告因被告逾期還款而產生的損失,因而在已經支持原告利息請求的基礎上,對被告的違約金請求不再予以保護。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1、違約金,是指法律規定或當事人在合同中約定,一方當事人違約時應根據違約情況向對方支付一定數額的違約金。《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款規定,若約定的違約金低于或過分高于造成的實際損失時,當事人可以向法院或仲裁機構請求對違約金數額進行增減。同時,最高人民法院合同法解釋(二)第二十九條也規定:當事人主張約定的違約金過高請求予以適當減少的,人民法院應當以實際損失為基礎,兼顧合同的履行情況、當事人的過錯程度以及預期利益等綜合因素,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予以衡量,并作出裁決,允許債務人以造成的損失為基礎請求法院對約定的違約金進行增減。這一條款更明確要求案件審判中應將違約金同損害賠償聯系起來,應當以當事人的實際損失為基礎來衡量是否支持違約金條款。

2、在《借款協議》中約定違約金,主要是為了約束借款人及時還款,以防止因不按時還款,給債權人造成其它的損失。而在該案中,借款協議同時約定了違約金和較高的利息,事實上被告按照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向原告支付自借款期限屆滿之日起至本判決確定的還款之日止的利息(即逾期付款利息),已經能夠補償原告因被告未按期還款所產生的實際損失。

本案中,雙方在借款協議中明確約定雙方借款期間按月利率3%支付利息,并約定若被告趙某不能在借款期限屆滿后及時還款,則仍應按月利率3%向原告支付至實際還款之日止的利息,基于尊重雙方意思自治原則,對原告主張要求被告支付自2013年2月10日起至本判決確定的還款之日止的利息予以支持。但雙方約定的借款月利率3%已經高于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對超出國家法律規定的部分不應支持,對原告主張的違約金,因原告沒有證據證明其因被告未及時還款而產生其它直接損失,根據損失補償原則,在已經支持原告要求較高利息的基礎上,對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違約金的訴訟請求,亦不應支持。

 

呼噜噜爱上乡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