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石還是絆腳石:淺談藝術品鑒定與評估

發布時間:2014-05-24  瀏覽 394 次

  2013年的藝術品市場,在市場行情逐漸回暖中畫上了句號。隨著中國藝術市場的發展,長期以來沒有理順的結構性矛盾和藝術產業畸形發展問題開始集中暴露,藝術品行業產生問題的原因既有鑒定專家的職業素養因素;也有管理機制欠缺和法制建設之后的因素。因此,回暖和調整,成為這2013年中藝術品市場的關鍵詞。
  
  市場信心回暖
  
  2013年,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總成交額為607.21億元,同比上漲5.42%。其中,秋季拍賣市場成交額為341.34億元,較春拍上漲28.39%。縱觀2013年中國藝術品市場,整體處于回暖的趨勢,市場信心逐漸回歸。
  
  回顧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近十年來的發展,大致經歷了兩個完整的波動周期。從2004年開始,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成交規模高速增長,這一行情一直持續到2007年,達到第一個峰值257億元。2008年市場總成交額出現較大幅度縮水,2009年有所回升但仍低于2007年的水平。
  
  中國藝術品市場此次調整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點:
  一是受金融危機影響,世界經濟環境惡化,藝術品購買群體消費信心下滑,購買能力下降;
  二是藝術品市場的周期性,經過數年高速發展,價格體系與現有市場規模產生內在矛盾,需要自我調整;
  三是藝術品市場仍未形成有序、有效的結構模式,整體處于粗放、不規范的初級階段。
  
  經過兩年的低迷,2010年中國藝術品拍賣總成交額實現同比113%的增長,2011年延續了高速增長的態勢,成交總額飆升至968.46億元人民幣,較2010年的596.53億元人民幣增長近63%,創下自2007年以來的新高。正是這一年,中國藝術品市場規模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2012年,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總成交額大幅減少到600億元,較2011年下降48%,幾乎回到2010年水平。2012年我國藝術品市場的回落一方面與2011年火爆行情后市場回歸理性有關,另一方面則是受到市場和宏觀經濟的雙重影響。
  
  隨著中國藝術市場的發展,長期以來沒有理順的結構性矛盾和藝術產業畸形發展問題開始集中暴露,突出表現于藝術品鑒定評估體系缺失、市場秩序混亂、誠信問題嚴重。長期以來僅以個人經驗和信譽來做藝術品定價的行為和做法,愈加難以適應集團化、規模化藝術品投資以及藝術行業金融化發展的內在要求,欺騙性鑒定和欺騙性估價丑聞時有發生。
  
  例如,徐悲鴻《人體蔣碧薇女士》以7280萬元拍賣成交后被指是學生習作,2.2億“漢代玉凳”經調查為江蘇某玉雕藝人根據明代老物件仿造而成等。這樣的情況嚴重影響了藝術品市場的健康有序發展以及藝術品金融化進程。
  
  鑒定與評估:贗品≠ 劣品
  
  真贗鑒別是核心。從藝術品流通的角度看,藝術品市場運行包括真贗鑒別、估值判定、需求聚合和流通兌現四個環節。在完善成熟的藝術品市場中,這四個關鍵點前后有序,下一環節的順利實現依賴于上一環節。顯而易見,真贗鑒別是藝術品市場這一大廈的基石,辨別藝術品的真偽正是藝術品鑒定的核心內容,即是否為該作者真跡、是否為該時期或朝代真品。
  
  書畫鑒定行業中所稱的“贗品”,又稱為“偽作”,特指并非某位名家所作卻被冠以其名的書畫仿制品。就書畫而言,作偽的歷史可追溯到魏晉時期,究其根源在于國畫的學習側重對古畫珍品的臨摹。晉代畫家顧愷之的《摹拓妙法》,南朝畫家謝赫的《六法論》中的第六法詳細講解了傳移模寫,即臨摹之法。
  
  贗品≠ 劣品。有意思的是,偽作有可能是具有較高歷史、文化和經濟價值的珍品。通常,只有畫家本身的功底達到一定水平才能將名家真跡臨摹至以假亂真。例如現存晉朝王羲之的《蘭亭序》就是珍品摹本。因此,贗品并非都是劣品。與西方藝術品鑒定行業有所不同,中國藝術品鑒定難度更大,歐美藝術品市場一般采用經紀人制度,畫家一生所創作的作品數量較少,并有明確的記載,流傳有序。
  
  在鑒定了藝術品的真偽后,最終實現藝術品的流通還需建立在藝術品的價值之上。藝術品評估就是分析藝術作品的優劣、發現藝術品的價值,在商品貨幣關系下,估計藝術品的貨幣價值。
  
  此外,隨著藝術品金融化發展,藝術品鑒定與評估在藝術品投資、投保、抵押、典當、理賠、遺產傳承和財產分割等經濟行為中成為不可或缺、至關重要的部分。俗話說“亂世黃金,盛世收藏”,藝術品并非生活必需品,藝術市場通常“興在百業后”。影響藝術品價值的因素錯綜復雜,既有經濟、社會、文化等外部因素,也有藝術品自身歷史價值、精神價值和物質屬性等。不僅如此,藝術品與一般消費品或作為資產類別與一般投資工具相比,特殊性在于其稀有性和不可替代性。
  
  藝術品的供應數量極為有限,不同畫家、流派創作風格迥異,即使是同一畫家的藝術作品也不具有完全同質性,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充分印證了“物以稀為貴”這句古語。珍貴藝術品、卓越的大師作品風格獨樹一幟、藝術技巧復雜,供應具有壟斷性。
  
  規范“掌眼兒”。當前,中國藝術品鑒定評估行業亂象叢生,秩序混亂,甚至成為藝術品市場發展完善的“絆腳石”,例如個別專家為人“掌眼兒”,以次充好、以假充真,牟取暴利。2011年央視“3?15”晚會曝光虛假鑒定藝術品利益鏈條,在高額鑒定費下,地攤貨變寶貝,贗品隨意改朝換代現象普遍。縱觀藝術品評估鑒定存在的問題,主要有以下四方面:
  
  第一,藝術品鑒定評估缺乏科學的標準和規范的程序。目前國內對藝術品的評估鑒定仍以基于個人主觀經驗專家鑒定法為主,例如目測、手感等,此法的鑒定要點大多難以準確描述和科學界定。實際上,國內已有鑒定機構采用成分分析法、脫玻化結構分析法、銹蝕層衍射法、微觀觀測法等科技手段對藝術品的化學成分、物理特征及內部結構進行檢測,通過建立比對數據庫來進行藝術品真贗鑒定。就行業而言,科學技術的使用和推廣有助于排除贗品,但缺乏統一的科學標準和規范程序的直接結果是藝術品鑒定行業監管缺位,無規章制度可循,發展良莠不齊、亂象叢生。在全國最活躍的藝術品交易中心北京,藝術品鑒定單位就超過200家,無不各行其是。
  
  第二,藝術品鑒定評估缺乏統一的準入門檻和退出機制,發展緩慢,難以滿足社會大眾需求。評估鑒定機構或評估鑒定專家,都應是具有規定的資質和通過相關審核程序認定的,具體包括準入標準、程序、從業人員資格。作為官方權威鑒定機構——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匯聚了國內最權威的專家學者,但其僅為國家提供考古挖掘、文物修復服務,并不面向社會大眾。
  
與此同時,我國藝術品市場法制建設相對滯后,藝術品鑒定評估相關法律法規至今尚未出臺。藝術品鑒定評估行業滯后現狀難以滿足社會大眾對藝術品收藏、投資、消費的現狀。部分文博單位、教學和學術研究機構面向社會從事鑒定評估并出具證書,一些個人也以鑒定評估專家的身份為公眾評估鑒定并收取費用,甚至出具個人署名的鑒定證書,其中不乏盲目追求錢財的行為,但卻沒有相應的監管、責任追究和退出機制。
  
  第三,藝術品鑒定缺乏責任追究機制。評估鑒定機構、鑒定專家面向社會提供有償評估鑒定服務,作為一種經濟行為,應對評估鑒定結論負責并承擔相應責任,但我國并沒有相關法律規定。例如,專家與賣家勾結,將贗品賣給善意第三方,如證據確鑿,具備商業欺詐罪的基本要件,但很難確定證據。即使有證據,鑒定評估專家可用“水平有限、不存在主觀故意”為理由推脫責任。
  
  由此可見,藝術品鑒定評估行業問題產生的原因既有專家的職業資格和職業道德因素,也有管理機制欠缺和法制建設之后的因素。對此,亟需政府部門綜合考慮,不斷完善機制、加強法制。
   
  前車之鑒
  
  從歐美藝術品鑒定評估行業來看,首先要建立第三方文化藝術品評估體系。
  
  歐洲藝術基金會,1989年成立于荷蘭斯海爾托亨博思,由參加“歐洲藝術與古董博覽會”(TEFAF)的部分藝術品交易商組成,不以盈利為目的。目前,該基金會擔任荷蘭著名藝術博覽會TEFAF的管理組織者。TEFAF上展出的每一件藝術品的真偽和品質都要由29個鑒定委員會的160余位國際專家進行鑒定。同時,通過建立“藝術品丟失注冊系統”,可以確保每件參展的藝術品不是失竊藝術品。審核委員會由知名藝術經銷商(包括部分TEFAF參展商)、鑒定修復專家和藝術史專家等相關專業人士組成。專家團隊針對不同板塊設立了嚴格的審核標準,對參加展覽的每一件藝術品進行檢查評估。歐洲藝術基金會的審核委員會體系就是第三方文化藝術品評估的典型。
 
 2011年,為促進我國藝術品鑒定評估行業的規范化和健康持續發展,十七屆六中全會對如何建立文化藝術品誠信評估體系做出重要指示,由國家發改委國際合作中心立項,文化產業研究所落實,委托中國收藏家俱樂部組建課題組專家委員會,創建一套符合中國特色的文化藝術品評估體系。這套“第三方文化藝術品鑒定評估體系”采用“6-2-2”式的標準化機構評估方式,即“科學規范流程+科學鑒定+經驗鑒定”的鑒定評估方法構架。其中,依靠標準化程序手冊打分的占比60%,依靠儀器和科技手段打分的占比20%,剩下20%由專家經驗判斷。這一體系有助于打破當前藝術品市場鑒定評估的“一家之言”,一兩位專家的意見將無法成為主導藝術品價值的關鍵。
  
  目前我國對“第三方評估體系”的探索仍處在課題階段,并具有明顯的官方背景,“第三方”特性較弱。極具中國特色的是,國內第三方評估體系并非完全獨立于藝術品市場的買方和賣方。尤其是與買方存在“官方背景”這一共性,有可能出現評估鑒定不公開,估價超出或者低于藝術品的本身價值等問題。
  
  其次要制定統一適用的有約束力的評估準則。
  
  上世紀80年代后,美國在評估行業內推行統一的、可使用于各種目的和細分領域的評估準則——Uniform Standard of Professional Appraisal Practice(USPAP)。該準則是由來自美國及加拿大兩國的權威評估機構的人員組成的聯合委員會制定的,適用于房地產、私人財產、無形資產和企業價值等多種評估類別。藝術品作為私人財產適用于該準則,由于藝術品不是政府監管的主要對象,因此不會被強制納入USPAP準則的約束。但是,只有遵循并參照該準則的評估報告才能得到美國國內稅務署的承認,并具有法律意義,因此該準則吸引了大量民間組織加入。USPAP準則作為美國藝術品鑒定評估行業的國家標準,包括五部分的內容:第一部分定義行業中的術語,術語是制定標準的基石;第二部分解釋制定標準如何建立起公眾信任;第三部分提出行業規則,其中最重要的是檔案保存,即要求保持完整的記錄,不管藝術品出現什么問題,都能追溯到值得信賴的原始文件,其次是估價師的級別標準應考量估價師的資格、知識面、經驗等;第四部分進一步詳細解釋第三部分的規則;第五部分介紹了此標準的使用場合,如果估價師沒有經過國家標準的考試,不遵守這一標準,政府、國稅局有權拒絕該報告。
  
  截止目前,中國資產評估協會共發布了26項評估準則,涵蓋了業務操作、職業道德和業務質量管理等主要執業領域和執業流程,這些準則能夠有效指導評估實踐,提升執業質量。財政部于2001年發布無形資產評估準則。2008年,中國資產評估協會對無形資產評估準則進行修訂后重新發布。2012年,中國銀行業協會與中評協又聯合發布《關于規范珠寶等特殊資產抵質押貸款評估有關事項的提示》。藝術品鑒定評估范疇廣,可以依據這些標準,但是這些標準本身對藝術品鑒定評估行業的約束力較弱,執行情況十分不樂觀。究其根源仍是藝術品機制不完善,法制建設落后。
  
  另外,政府間接引導與自律性民間組織規范相結合。
  
  美國政府并不直接對藝術品評估鑒定行業進行管理,而是依賴自律性非盈利民間團體——評估師協會來規范行業的活動。評估師協會頒發的資格證書是判斷估價師是否具備執業能力的條件。政府對藝術品鑒定評估行業的間接引導具體體現在美國國內稅務署要求,凡是涉及藝術品評估的稅收審核,如聯邦所得稅、遺產及贈與稅申報中涉及藝術品需提交第三方評估報告的,稅務署將根據評估師是否擁有資格證書,從業經驗如何,是否遵守USPAP準則,是否在評估中生命已經了解過高或過低估價將會受到的懲罰等條件決定是否采信該評報告和采信的程度。
  
  在美國,有三家評估師協會的評估質量和信譽得到了美國國內稅務署的特許認可。它們都要求其會員遵守USPAP評估準則和協會資深的職業道德準則,并要求申請者接受嚴格的課程培訓及檢測。申請人在成為會員后有義務遵守協會準則,并按照規定進行評估活動。協會負責對活動進行監督,對會員進行階段性審查和復評。對于評估行業的從業者而言,建立信譽度的最佳方法就是加入權威性的評估師協會。
  
  通過行業自律性組織建立起評估行業的準入門檻和退出機制,確保整個行業的職業水平,降低因為會員良莠不齊、水平不一而導致的公眾對行業形象認知混亂的可能,是減少藝術品市場秩序混亂、誠信危機的一劑良藥。
  
  藝術品鑒定與評估行業健康發展是我國藝術品市場從量大走向質優,從混亂走向有序,從幼稚走向成熟,持續繁榮深化改革的重要前提和保證。中國藝術品評估鑒定存在的問題日久年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解決這些問題也絕非一朝一夕,應當綱舉目張,在創新市場運行機制和管理制度的基礎上加強立法和執法建設,逐步建立和完善藝術品鑒定評估準入制度和責任追究制度,最終變絆腳石為基石,更上一層樓。

呼噜噜爱上乡下走势图